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blog : 9th media

新媒体创意工场 Socal Engage & Digital Marketing

 
 
 

日志

 
 

达能How to lose in China  

2007-06-20 00:2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达能How to lose in China - liblog - Liblog 第九传媒



强并娃哈哈;增持光明、汇源;与蒙牛合资建厂;清洗乐百氏管理层;高价出售豪门啤酒和武汉东西湖啤酒……达能集团近年来在中国的频繁动作,使得这个以并购起家、30多年便发展为世界食品饮料巨头的法国大鳄身影逐渐浮出水面。


达能How to lose in China - liblog - Liblog 第九传媒

达能集团在中国的一系列布局,究竟是谋求共同发展的“友军”,还是诚如娃哈哈、乐百氏所宣称的“中国水市场的占领者,民族品牌的毁灭者”?(开始切入太突然。)


  合约中暗藏“猫腻”?

  “娃哈哈非合资企业被起诉一事其实不是头一桩合同问题。”据食品饮

忆,2006年4月,达能增持光明股份时,蒙牛等竞买者已经将收购价格提到6.3元/股,有竞争者准备出到8元/股。但是达能忽然利用一项合同附加条款,指出在多年前交给光明无偿使用在两个菌种中的商标与外观设计一事中,光明违约用于了多个菌种中,如果达能不能顺利增持,将起诉光明。光明迫于无奈接受了达能低价增持的要求。


  2007年4月汇源果汁1886.HK IPO时,达能借“反摊薄权力协议”行使优先认购权,以1.223亿美元的代价,将所持汇源果汁的股份由上市前的22.18%增持至24.32%,迅速接近朱新礼39.6%的股权持股数。而作为财务投资人的美国华平投资、荷兰发展银行、香港惠理基金共持有汇源8%股份。这与娃哈哈当年情形类似。1996年,达能联手香港百富勤公司与娃哈哈共同出资建立了5家合资公司,娃哈哈持股49%,达能与百富勤共同持股51%。亚洲金融风暴之后,达能收购了香港百富勤持有的娃哈哈股权,坐上第一大股东交椅。娃哈哈的遭遇也给在资本市场浸淫多年的汇源果汁掌门人朱新礼敲了警钟,经过一系列斗智斗勇,朱新礼家族持有股份增至42.14%,取得了暂时的胜利。(大量罗列的数据。虽然是公司重大事项的回顾,但是和和文章主题没有任何关系。)


  媒体报道,百年老字号正广和近日也发觉当年签下的条约可能会令公司陷入被动,当初作为合资条件之一上海梅林正广和(集团)公司已经将正广和品牌转让给与达能的合资公司上海正广和饮用水公司了。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循环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高梁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类似的手段多次出现就是故意的,达能集团利用我国对待跨国并购经验不足的缺点,在股权、专利权、商标使用权等方面附加条款,钻法律的空子,以此要挟企业达到其低价获得利润最大化的目标。国家有关部门应当对这种现象引起重视,以指引或者法律的形式,告知企业在面临被并购时签订合同注意提防。企业也应该总结经验教训,在维护自身权益的前提下与外资进行合作。

(很精彩的采访。高梁的引语是否如: 达能集团利用我国对待跨国并购经验不足的缺点,在股权、专利权、商标使用权等方面附加条款,钻法律的空子,以此要挟企业达到其低价获得利润最大化的目标。)



达能How to lose in China - liblog - Liblog 第九传媒


  不懂中国市场的“老外”?


  “如果达能不寻求第三方做出让步,即便赢了官司,也会输掉中国市场。”肖竹青判断,中国人讲究凡事好商量,和为贵,但是达能在中国市场上无论是清洗乐百氏管理层,还是以法律相要挟低价获利,或者现在和娃哈哈对簿公堂,都是不了解中国的文化和国情,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置于一个敌对的,来者不善的位置。而且娃哈哈手里尚且有3张底牌:一、娃哈哈通过职工持股公司使一批骨干员工与宗庆后成为了利益共同体,这批人是相当忠诚的。二、宗庆后的市场感觉在中国饮料行业里无人能出其右,长期的感情积累,使娃哈哈有一批忠诚的经销商。三、与达能的合资不是整个集团进行合资,企业的控制权和销售渠道都在娃哈哈手上,达能至今也没能控制娃哈哈。

(这三张底牌都不是最重要的。以达能在国际市场的运作手段,这些因素都不是主要制约因素。)


  据接近宗庆后的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宗庆后争的更多是一口气,他性格非常强硬,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采访不严禁。接近宗庆后的人士指的是谁。一个企业的生死难道只是为了一口气。)他对一手创办起来的娃哈哈有极深的感情,有次凤凰卫视采访他,谈到创业之初,年届60的他还当众落了泪。宗庆后思路清晰,也相当俭朴,从不摆谱,也不带保镖。出差只住三星级的酒店,用车也是只用各省办事处的桑塔纳,每天早上7点上班,晚上十一二点还加班是常有的事。每年过年,宗庆后都要和娃哈哈的创始人三个退休老教师一起吃团圆饭,晚上在娃哈哈工厂和员工吃年夜饭,管理上非常人情化,甚至还教过员工如何找对象。他有着惊人的记忆力,能够记住小到区域经销商的手机号和绰号。

(完全脱离文章的叙述主线。)

(没有说明白为什么达能不了解中国市场。对于一个在中国市场频频出售的角色,而且收购的都是潜力资产,怎么说他对中国市场不了解?)



  据了解,这一引起纠纷的合同正是当年娃哈哈商标转让手续一直没有办理下来的权宜之计。事件爆发后,娃哈哈已经向有关部门提出终止商标转让申请。但达能方面称,诉讼全部是按照商业规则办,并无不妥,且公司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关闭和谈的大门。

(((((?????到底在说什么?????)))


  发展抑或消灭品牌?

ratatouille2.jpg


  虽然达能在中国进行的一系列并购都围绕着达能集团3个产品主业展开,但是肖竹青指出,达能并不是为了产业经营,目的还在于资本运做转手卖出。这从达能有意将益力、乐百氏出售给娃哈哈可窥端倪。此前,达能曾收购了豪门啤酒和武汉东西湖啤酒,那时候啤酒行业的利润很薄,达能就是看准了未来华润整合中国啤酒业的趋势,进入了这一行业,但是并没有进行产业投资者的技术创新或者管理创新,仍然奉行“看守内阁”政策,后来果然如愿以偿高价出售给华润,赚了几个亿。

(逻辑混乱。)


  “达能集团取胜的关键在于国际化,他们掌握了核心的资本和技术,你市场再大他们也可以夺过去。”刘金沪分析,达能这样国际化的商业机器核心管理思想基本上都是通过并购当地强势企业,充分发挥自己的资本和技术优势,最好是独资形式,使自己的产品快速占领市场,把本国的民族品牌清洗出去。外资都是很现实、很残酷的,品牌是实力最终的体现,消灭了对手的品牌就消灭了一切。在同一个行业里,没必要保留对手品牌,尤其是在消费品领域里。即便暂时保留品牌,核心也被外资所控制,产业链还是比较低。


  根据达能集团英文网站上关于产品战略的描述,达能集团“全球化”战略使业务可以走出经济发展比较缓慢的欧洲,如今最快的增长来自包括中国、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墨西哥和美国等当初达能判断有巨大市场潜力的“新疆界”。达能并购的原则是:不进行恶意并购,重视文化融合以及区域和产品领域的平衡,并购或者经营的品牌一定要是区域第一、第二位。此外,达能还投入了巨大的资金力量在产品研发和产品与当地的接近性上,比如投放俄罗斯的品牌就命名为布尔什维克。




How To Lose In China

SHANGHAI-

In a rare display of labor agitation in glitzy Shanghai, dozensof employees from Chinese beverage giant Wahahadescended upon a five-star hotel and office complex in one of thecity’s richest districts last week to shout their wrath atGroupe Danone of France for trying to take control ofcompanies founded by their boss, Chinese beverage industry iconZong Qinghou.

That the European food company ensconced its executives in theluxury digs for a press conference while Zong’s gritty workerschanted fiery nationalistic slogans outside says much about thepoor way that both sides have handled a disagreement over theirjoint venture. Danone is led by outsiders with a limitedunderstanding of Chinese sensibilities, and Wahaha, playing apotentially weak legal hand, is using bullying tactics that mighthave worked a decade ago but aren’t likely to succeed in a era inwhich multinationals are getting better legal protection, accordingto a top Chinese researcher of business history.

“Both sides are making errors,” says Wu Xiaobo of PekingUniversity. In the end, though, Zong may come out the big loser ina dispute that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