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blog : 9th media

新媒体创意工场 Socal Engage & Digital Marketing

 
 
 

日志

 
 

80后京漂:很困很迷茫  

2008-03-27 09:5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高校扩招后第二、三批大学生“下线”,“新京漂”规模空前扩大,竞争更为激烈。同时,近一两年,在物价上涨,奥运临近等因素的推动下,80后“新京漂”正遭遇拐点。

  他们大多是独生子女,从小衣食无忧,他们成长于一个相对单纯的空间,然而他们在毕业就意味着失业的现实中,不得不在 生存与竞争的双重压力下寻找发展空间。因此他们必然活得比父辈们累,活得孤独。在《记者观察》近期的一篇文章里,给80后“新京漂”花了一幅像:来北京 前,很多人很自信,他们认为只要“脑袋里有东西”就不怕找不到工作。但来到北京后,他们发现想像和现实果然有距离。

混个土著有多难

  晓辉是北京东城区某医院的一名护士。本来,以她的学历和能力,可以在家乡的中上等医院里做一名医师。“事实上,我们这儿比社区医院级别高不了多 少,可我只能当护士,而且,人家在编,我是聘用。”晓辉表示她能理解院方“医师本地化对医院有好处”的说法,毕竟,此类医院的绝大多数病人是“北京土 著”,“但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我认为,医生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和晓辉相比,2004年底从辽宁锦州来京,在外企工作的小丽不用担心“地方保护主义”,但她比较在意户口问题,因为男友刚来北京,还只是一家图 片社的临时工,他们至少要有一个人弄到户口才可以考虑在京结婚的事情。起初,聘用单位答应给小丽办理北京市户口,但种种原因,户口未能办成。

  一开始,她的情绪没受到影响,因为她很早就拿到了北京市“绿卡”(北京市工作居住证)。按规定,持“绿卡”满三年、符合条件的,可申请办理人才引进手续。

  但现在,过去三年半了,小丽着急了。2008年春节后她就一直在跑各相关机关,到现在为止,还不见有着落的迹象。

  2008年2月22日起,北京警方开始在全市大规模检查暂住证,要求所有符合条件的外地来京人员必须办理暂住证。听到这个消息后,住在海淀黄庄 北的小敏有点着急了。到北京几年,每次遇到有来查暂住证的,她总是东躲西藏。“说实话,真不愿意办,那个证看着就别扭。但这次,办也就办了,为了奥运,查 得肯定很严。”

  当初来京时定下的弄到户口、买房、买车的目标,现在看来不知不觉远了。“先把工作稳定住再说吧。别的,养老、结婚、养孩子,都没敢多想呢。”

回龙观就是一座“睡城”

  农历正月十五清晨,天还没完全亮,住在北京回龙观华龙苑北里2号楼的小K被手机闹铃叫醒,他迷迷糊糊地起床,在洗手间里胡乱地洗了一把脸,扯过衣服,拎过包,锁上门,“蹬蹬蹬”地跑下楼。

  楼下,马路边上,已有不少和他一样,睡眼惺忪,身体打晃的年轻人等在公交站点了。大家的目的地一样:挤371路到霍营,再转城铁13号线到市区上班。

  小K向自己住的那栋楼望:那些格子一样的窗口内,几乎都亮起了灯。

  他苦笑一下,回龙观,名副其实的“睡城”:住户几乎都是上班族,清早去上班,晚上七、八点才回,白天里,整个小区人气严重不足。
到了城铁站,车很快来了,人潮“哗”地一下涌进车厢,瞬间填满了所有缝隙。车子发动,早晨第一缕阳光射进来。

公交地铁交响乐

  据《北京市200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07年末,全市常住人口1633万人,比上年末增加52万。其中,外来人口419.7万人,增加36.3万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为25.7%。这些人中,专科以上学历的,约占10%。

  阿花便是那10%群体中的一员,“漂龄”一年。和小K要倒13、2、1号三次地铁上班不同,阿花要幸运一点,因为只坐一趟公交,之后再坐2号线,三站即达。但即使这样,阿花也不敢大意。

  每天一大早,“300快”公交车一到站,原本排成长龙的队伍瞬间变得臃肿不堪。阿花和别人一样,争先恐后抢占有利地形向上挤。平时阿花能拼过别人,而这一次,不知是不是没吃早餐的缘故,她失败了。车门关上,超负荷的公交车“哼哼”着向下一站驶去。

  阿花很郁闷,因为这次失败,意味着迟到,意味着当月的奖金被扣除。

  终于挤上地铁。站在靠门的一个座位前面,阿花死死地抓住吊环,用后背抵挡着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座位上的那个女孩和阿花的打扮差不多,此刻正抱着 臂膀,低着头小睡,车子晃动,或者到站时,她会微微抬起头,把眼睛撑开一条缝,之后马上又闭上。在她头顶的车体墙壁上,一则房地产广告里写着:“不管未来 怎样,先弄套房再说”。

车厢里更多的人,看报纸的看报纸,看车体电视的看电视,看表的看表,无一例外的,面无表情。车载电视上,正介绍着某个奥运项目,同时底下跳出“距离北京2008奥运会还有××天”之类的字样。

  相对于阿花,来北京3年的小K上下班行程很艰难。

  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13号线到达西直门站,小K费力地从车厢里挤出来,又随着如潮的人流换乘2号地铁。这个换乘站比较特殊,换乘要走两段,一 段地上,一段地下。地上这段,专门设置的几道栅栏人为地控制了高峰期的人流。“高峰时段,在这儿要多耗费十多分钟,人挨着人,设计得太差劲了,怎么就不能 连在一块儿?真是烦透了。”小K说。

  8点45分,小K终于走出地铁,再步行10分钟,走进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

迷茫中的曙光

  巨大的北京,拥有着巨大数量的人口,每一天,这些流动人口在检验着这个城市的消化系统。每日近一千万的出行人员,对于只拥有3万余辆运营车辆、 800多条公交线路,以及114公里地铁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统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一旦发生天灾,或者交通事故,城市的某个点上,瞬间就可能 瘫痪。

  工作在西单,住在知春路的成都女孩落落来京前就被北京的朋友告之:每次出门,必须预算出两个小时,或者更多。

  “在老家,每天走着上班才只半个小时,现在这种强烈的反差,让我要发疯。”落落坦承:每天3个多小时的上、下班行程,消耗了她太多的能量和激情。

  “休闲时间一直那么少,每周末想找人聚聚,就得上网查地图,还不一定走对,于是什么心思都没了。即使决定去,那也意味着早上起床后就开始筹备,之后,和正常下班差不多晚才能回家。”

  休息日,落落也要计划一下:周六上午睡个懒觉,补充睡眠;下午,整理房间,洗衣服。周日,出去购物,晚上做顿比较丰盛的饭吃。之后,早早睡下,以便于第二天能有精神上班。

  “在地铁里,你已经很难分清哪些是白领,哪些是学生,或者别的什么身份的人。有些人早上还很光鲜,晚上就委靡得不成样子。”来京近四年的小诺说 他能惟一能感知的,就是所有人的内心都很焦躁。他对这个城市里和他相似的人做出了一个基本的描述:地铁里苍白疲倦的脸、小饭馆里扎堆吃午餐的三五同事,花 几百元甚至上千元与人一起合租房子,去折扣店买反季服装。

  “在北京,最折磨人的是租房。四年里,我换了七、八个地方住,王府井边上,三里屯附近,传媒大学那儿,南三环到西三环,我都呆过。几年间交给搬家公司的钱都有二、三千了。”小诺说。

  “很幸运的是情况好了点儿”,2007年11月份,小诺终于在苹果园附近买了一个“小两居”,为此,他每月要交出工资的三分之二:按揭、物业、水电煤气。

  虽说算是安定了,但每天中午,小诺还是要在中午十一点半左右,从中关村“长远天地”的某个单元门里出来,在街边买一份5块钱的盒饭,之后拿到楼上吃。“有人担心不干净,但我暂时管不了那么多了,何况还给一个水果呢。”他露出憨憨的一笑。

  和小诺相比,半年前辞掉哈尔滨的工作,带着各种证件来京的小郑坚信“在北京可以找到梦想”,但现在不说工作,仅这种“紧张的,高强度的,虚耗掉太多的”生活节奏就让他感觉到了迷茫。


(星岛环球网)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