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blog : 9th media

新媒体创意工场 Socal Engage & Digital Marketing

 
 
 

日志

 
 

那些流浪的风和无处安放的乡愁   

2008-06-28 22:5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是我有罪
而是我孤独

This is not a matter of my sins
It is my solitude





如果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那么, 我就是望着故乡
低头奔跑的流浪
I am a cloud in the sky,
A chance shadow on the wave of your heart.
Don't be surprised,
Or too elated;
In an instant I shall vanish without trace.




好几年前,三月风吹的一天,春天倦慵地低语,芒果花落在地上.

浪花跳起掠过立在渡头阶沿上的铜瓶.





我想三月风吹的这一天,我不知道为什么.

阴影更深,牛群归栏.

冷落的牧场上日色苍白,村人在河边待渡.

我缓步回去,我不知道




当我在夜里独赴幽会的时候,鸟儿不叫,风儿不吹,街道两旁的房屋沉默地站立着.
是我自己的脚镯越走越响使我羞怯.
当我站在凉台上倾听他的足音,树叶不摇,河水静止像熟睡的哨兵膝上的刀剑.
是我自己的心在狂跳__我不知道怎样使它宁静.





把自己的忧伤抱紧,决受人安慰,是英勇的。
但是一个新的面庞,在我门外,抬起眼来看我的眼睛。
我只能拭去眼泪,更改我的歌曲的腔调。
因为时间是短暂的。





如果你要这样,我就停了歌唱。
如果它使你心震颤,我就把眼光从你脸上挪开。





思念的,纠缠的阴影在深邃的孤寂中。

你在远方,噢,比谁都远。

思念的,无拘无束的鸟群,消溶的形象,

掩埋的灯。




梦境
高大如雪松
这需要
从远方带来
扛在肩头
为了证实
在记忆的隆冬
这启蒙的
传说:
你的香味,
就是
悲伤的柴薪。




山深夜永
万籁都浑然一梦
有什么比澈底的静
更加耐听呢?
再长,再忙的历史
也总有这么一刻
是无须争辩的吧?
可是那风呢?你说
风吗?那是时间的过境
引起的一点点,偶尔
一点点回音



夜夜
我们听到
光怪陆离的梦
自失眠的巴黎冉冉升空
如饱胀的气球
在它上面噗噗

爆响

at night we can hear
grotesque dreams rise and pop
at its very tip

like balloons



如果,我去了,将带着我的笛杖
那时我是牧童而你是小羊
要不,我去了,我便化作萤火虫
以我的一生为你点盏灯。



是谁笑得好花儿开了一朵? 
那样轻盈,不惊起谁。
细香无意中,随着风过,
拂在短墙,丝丝在斜阳前
挂着
留恋。


Whose smile is it? It’s like a flower blossom,
Graceful, not disturbing a soul!
The mindless, subtle fragrance drifts with wind,
Whiffs over a low wall, and sojourns
In the air
Around the sun.




那些把灯背在背上的人,把他们的影子投到了自己前面。
They throw their shadows before them who carry their lantern on
their back.



很久没有想起你了
你的孤立的下巴闪烁
像天上那颗红色的星



她住在无人迹的小路旁,
在鸽子溪边住家,
那儿无人赞颂这位姑娘,
也难得有人会爱她。

她像不为人见的紫罗兰
被披青苔的岩石半掩!
她美丽如同一颗寒星
孤独地闪烁在天边。




除了夜晚还得在深草中静坐
交叠手指
以便忘记黎明来临
记忆已告别书本多年




告诉我,欢乐是什么颜色?
像白鸽的羽翅?鹦鹉的红嘴?
欢乐是什么声音?像一声芦笛?
还是从稷稷的松声到潺潺的流水?




看,一个孤独的高原姑娘
在远远的田野间收割,
一边割一边独自歌唱,——
请你站住.或者俏悄走过!
她独自把麦子割了又捆,
唱出无限悲凉的歌声,
屏息听吧!深广的谷地
已被歌声涨满而漫溢!






  我散步时的侣伴,我的河,

你在歌唱著什麽?

我这是多麽无意识的话呵。

但是我知道没有水的地方就是沙漠。

你从我们居住的小市镇流过。

我们在你的水里洗衣服洗脚。

我们在沈默的群山中间听著你

像听著大地的脉搏。

我爱人的歌,也爱自然的歌,

我知道没有声音的地方就是寂寞。






我等候你。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
如同望着将来,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你怎还不来? 希望
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
我守候着你的步履,
你的笑语,你的脸,
你的柔软的发丝,
守候着你的一切;
希望在每一秒钟上
枯死──你在哪里?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Far and Near

You,
you look at me one moment
and at clouds the next.

I feel
when you're looking at me, you're far away,
but when you're looking at the clouds, how could we be nearer!



她唱什么,谁能告诉我?
忧伤的音符不断流涌,
是把遥远的不聿诉说?
是把古代的战争吟咏?
也许她的歌比较卑谦,
只是唱今日平凡的悲欢,
只是唱自然的哀伤苦痛——
昨天经受过,明天又将重逢?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我在散步中感谢
襟眼是有用的,
因为是空的,
因为可以簪一朵水花。
我在簪花中恍然
世界是空的,
因为是有用的,
因为它容了你的款步。




Avec un parapluie en papier huilé, seul 
je déambule dans une longue et longue
ruelle solitaire, sous la pluie
et j'espère rencontrer
une jeune fille aussi triste
qu'une fleur de lilas
撑着油纸伞,
 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一颗流星,坠落了,
随着坠落的
有清泪。

想一个鸣蛙的夏夜,
在古老的乡村,
谁为你,流星正飞时,
以辫发的青缨作结,
说要系航海的明珠
作永好的投赠。

想一些辽远的日子,
辽远的,
沙上的足音……

泪落在夜里了,
象星陨,坠入林荫
古潭底。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独自在山坡上,
小孩儿,我见你
一边走一边唱,
都厌了,随地
捡一块小石头
向山谷一投。
说不定有人,
小孩儿,曾把你
(也不爱也不憎)
好玩地捡起,
像一块小石头
向尘世一投。



一棵树,一棵树
彼此孤离地兀立着
风与空气
告诉着它们的距离

但是在泥土的覆盖下
它们的根生长着
在看不见的深处
它们把根须纠缠在一起



从日到夜
从夜到日
我们航不出这圆圈
后一个圆
前一个圆
一个永恒
而无涯涘的圆圈

将生命的茫茫
脱卸与茫茫的烟水



小时候我总爱看夏日的晴空,
把它当作是一幅自然的地点:
蓝的一片是大洋,白云一朵朵
大的是洲,小的是岛屿在海中;
大陆上颜色深的是山岭山丛,
许多孔隙裂缝是冷落的江湖,
还有港湾像是望风帆的归途,
等它们报告发现新土的成功。







你站立在对面的山巅,
而且笑得那么明朗。
我用力睁开眼睛看你,
渴望能捕捉你的形象,
多么强烈,多么恍惚,多么庄严!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