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blog : 9th media

新媒体创意工场 Socal Engage & Digital Marketing

 
 
 

日志

 
 

黑瞎子岛:最后一块没被房地产阶级奴化的国土  

2008-10-18 04:1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访黑瞎子岛:首批上岛人员生活艰苦
随着黑瞎子岛归属的重新划定,新的边境线防护网已经修建,防护网右侧现在是中国领土。

探访黑瞎子岛:首批上岛人员生活艰苦
新的边境线防护网已经修建

  174平方公里国土回到祖国怀抱,中国边防部队踏上对俄罗斯颇具战略意义的岛屿。此际,俄方的紧张言论已经明显减少。虽然普通民众还无法登岛,政府和百姓已经在畅想这片荒芜领土的未来……

  10月14日,中俄双方举行“中俄国界东段界桩揭幕仪式”,两国边防部队已开始按双方勘定的国界线履行防务

  太阳在清晨四点便跳出地平线,一片金光铺过旷野千里。这里,处于中国版图的“鸡冠”处,是中国的最东端。从抚远县县城向东北前行约11公里,就能看见一个岛屿——中俄两国曾争议多年的黑瞎子岛。10月14日,这片国土正式回到祖国的怀抱。

  回家:黑瞎子岛静静等待着

  10月14日,“中国最早见到太阳的地方”,依然显得格外宁静。13日晚,黑龙江省抚远县七号界碑处,中方已经铺设起通往黑瞎子岛的浮桥,但军方是乘登陆艇正式踏上这片国土的。

  据驻守在0号标地的军方人士透露,14日清晨5时47分,2艘中国巡逻艇停在了黑瞎子岛中俄边境线岸边,约13名中国军人依次登岛,2辆俄罗斯 军车也从教堂东面驶来,俄罗斯军人下车后与中国军人相对站立。双方交谈约10分钟,中国军人下岛返回巡逻艇,之后朝着“东方第一哨”驶去。

  不久,一架俄方直升机从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方向飞来,降落在距离教堂不远处,机上走下俄罗斯军人,步履匆匆。

  7时50分,马达声再次响起,4艘中国快艇再次来到黑瞎子岛,列停在了江边,每艘快艇载有十多名中国士兵,其中一队士兵扛着五星红旗。

  几乎同一时间,两辆俄罗斯军车来到教堂附近。登岛的中国人员乘俄罗斯军车向黑瞎子岛深处进发,4艘中国快艇则返回哨所。

  据了解,回归后的黑瞎子岛在行政上属抚远县,但回归后的最初阶段由军方管辖。交接仪式后,中国军队将正式登岛,并派驻一个营的兵力,而普通民众在短时期内还没有登岛参观的机会。

  军方:仪式具体时间是机密

  “中俄界桩揭幕仪式”甚为低调,在抚远县城,一切平静如旧,街道上甚至找不到关于黑瞎子岛回归的条幅。而一位边防军官说:“回归仪式具体时间是军事机密。”

  据了解,实际上黑瞎子岛正式回归中国的时间是2008年10月14日零时,稍后举行的只是一个仪式而已。

  知情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中国与俄罗斯国界东段界桩揭幕仪式”在上午11点举行,整个仪式非常简短,不到半个小时。中国外交部大使赵希迪和俄 罗斯外交部一亚局副局长马雷舍夫共同为中俄界桩揭幕。两国外交、国防、公安等部门及地方代表共同出席了仪式。这一时刻,标志着中俄长达4300多公里的边 界线全部确定。

  登上岛的中国人

  “最好能上岛看看,挺好奇,挺想去的。”“龙客209”轮机械工、55岁的王老汉说。和很多抚远人一样,32岁的抚远县经贸委驻哈巴罗夫斯克工 作人员焦长国也对黑瞎子岛充满了好奇和向往。“家里老人就有打过鱼的,以前听他们说,那岛上有河,鱼可多了。”由于工作的关系,焦长国每年有大半时间呆在 哈巴罗夫斯克,他也借着这个便利在黑瞎子岛回归之前,登岛游览了一番。

  2005年8月的一天,在一个俄罗斯朋友的带领下,焦长国开车驶上了连接黑瞎子岛的浮桥,在浮桥靠岛的一端,守桥的岗哨和警察上前盘问,俄罗斯 朋友的出面,加上焦长国用俄语解释,警察最终将一车人放行。“我们还是挺紧张的,没怎么下车,”焦长国说,“主要开车在岛上溜达,四处看看,好多地方有岗 哨守着也没去成。”

  紧靠江边,是一排排带菜园的木头房子。焦长国说,那是俄罗斯有钱人在岛上的乡间别墅。沿着公路往里,是开阔的耕地,随行的俄罗斯朋友介绍说,耕地属于岛上一南一北两个国营农场,主要种植大豆,也畜养奶牛。

  再往西面,就是俄军在岛上的兵营。“总共有3栋楼房,大概都在5层左右,”焦长国回忆说,“东正教堂附近江边就是他们的军港,炮艇都停在那里。”

  兵营以西的地方,焦长国一行没有得以通行,随行的俄罗斯朋友介绍说,西面基本没有开发,军队在西面有一些坑道和火力点。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划归给中国的西面,“除了干草和鲜鱼什么也没有”。

  据俄方媒体报道,岛上还有一个姆丘卡自然村,居住着约400农民。由于俄方得以保留开发多年的东半岛,村子、农场和别墅都将继续存在,而军方正在考虑裁减和撤出岛上驻军与军备工事。

  对于黑瞎子岛,焦长国印象最深的是岛上良好的自然环境,“河沟里水都是清凉清凉的,听说拿根竿子不用鱼饵,一天就能钓上来几十斤鱼,岛收回来之后,应该有很多人愿意上来旅游”。

  焦长国游览岛上的地标教堂时,还掏出手机给家里的妻子打个电话。他尽量靠近中国一侧的江边,电话居然拨通了。妻子显得有些意外,“你在哪儿,怎么能拿手机给我打电话?”

  焦长国告诉妻子他在黑瞎子岛上,“这里能接收到中国的信号,过不了多久,这里就是中国了”。

俄罗斯的紧张言论已经减少

  俄方报刊曾刊文指出,除开350平方公里面积上的动植物自然资源,黑瞎子岛紧扼乌苏里江口,控制着两江的主航道,地理位置十分重要。2001年 7月9日,俄远东《新闻时间》日报刊登文章认为“对于沿阿穆尔河(黑龙江)延绵40公里的哈巴罗夫斯克来说,这两个岛屿具有战略意义。在大乌苏里斯基岛 (黑瞎子)上部署着一个专门的防区,该防区在中国人发动进攻的情况下,可在45秒钟之内把敌人遏制在哈巴罗夫斯克跟前。在塔拉巴罗夫岛上横贯着部署在哈巴 罗夫斯克的空军及防空部队第11军战斗机的航线。在远东最大的哈巴罗夫斯克机场上起飞的民用飞机也在该岛上空飞过。如果此岛转归中国所有,那么所有的飞行 都要得到中方的同意,而且利用邻国的领空需要付费”。

  据了解,黑瞎子岛距离俄远东军区司令部直线距离仅两公里,俄军方对于黑瞎子岛的战略意义极为看重,保留东半岛的意见为俄军方所一直坚持。

  但随着两国间谈判与勘界结束,当年笼罩在俄远东地区的紧张气氛,如今已逐渐消退。旅游公司代表韩先生介绍说,据他观察,俄媒体上的紧张言论已经减少,而他自己平时生活中的俄罗斯朋友,更为关心的则是如何到江对岸的中国淘到更便宜的服装,家电和日用品。

  在抚远街头,天天都可以看到从哈巴渡江过来游览购物的俄罗斯人,他们大都结队逛集贸市场,操着不多的几个汉语数字,像在自己家附近一样娴熟地讨价还价。

  “回来就好”

  从抚远县城东行约5公里的小河子村,是离黑瞎子岛西端最近的村子,隔江远眺即是黑瞎子岛。

  按照县里的规定,14日当天所有的渔船停止捕鱼。“总算回来了!”一位正在岸边织渔网的妇女感叹说。四年前,听说可能收回黑瞎子岛的消息后,渔 民们特别兴奋,一些渔民误认为可以越过原来的边境线(即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捕鱼,屡屡发生中国渔民被抓或被没收捕鱼工具的事件,于是,中国边防部队在这 里设置专人,加强了边境管理。

  当地的中国居民大多以捕鱼为生,黑瞎子岛附近是捕鱼的好地方,对于黑瞎子岛一半领土归属中国,渔民们大多“嘿嘿”一笑,“回来就好。”因为这将使他们打鱼的范围扩大很多,这里有鲑鱼、鳌花等很多种鱼类,还是闻名中外的大马哈鱼之乡,每年都可以为他们带来不菲的收入。

  按协定的原则,中方保留了经黑瞎子岛外侧两江水域的航行权和经图们江口的出海权。一位渔民就告诉记者,有消息说当地政府将在这里建设港口,届时船舶可以从这里直通大海,渔民们甚至还饶有兴致地议论起黑瞎子岛的未来。

  村干部韩文来说,先前关于黑瞎子岛、关于小河子村的传言实在太多,可是,就算黑瞎子岛回归了,先前传说中的种种规划并没落实,因此,村民对回归及回归的影响已经看得很平淡。

  韩文来说,至少还没有人正式通知他小河子村的未来会何去何从,一切仍是个谜。不过,黑瞎子岛已经回归,小河子村的变化应该就是不远的将来。

  “这两天只能喝桶装水”

  “黑瞎子岛刚回归祖国,上面没有生活设施,首批上岛人员的生活是很艰苦的。”负责运送物资上岛的有关人士介绍,当天已有部分人员上岛,他们在岛 上主要靠干粮生活,这两天主要是喝桶装水,之后,他们将把净水车运输上岛,江水通过净水车处理后便可直接饮用。“这个办法也还不是长久之计,我们打算今后 在岛上开挖一口深井,取地面水饮用。而冬天的时候,还可以化冰水。”

  尽管通往黑瞎子岛的浮桥贯通了,但由于黑瞎子岛上面没有路,车辆还是不能通行,一些重型物资的运输依然是个难题。已有的大型挖掘机,是通过渡船运送到岛上的,岛上丛林密布,芦苇茂盛,目前还没有公路,因此,即使浮桥修建完工后,大型车辆也暂时无法上岛通行。

  先期上岛人员只能住帐篷,“可能在1月后才能住上活动板房。”一名负责人介绍。眼下,天气变冷,黑瞎子岛上的气温已经很低了,特别是晚上,即使穿上棉大衣,也难抵严寒。解决御寒问题,他们将采用“地火龙”来取暖。

  岛上,俄罗斯边防驻军的设施算是齐全了,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远东联邦区地区边防局局长瓦列里·普托夫上将说,俄罗斯在哈巴罗夫斯克附近已建成10公里边防区,边防区内安装了监控警报系统、监视器、远红外摄像器。

  期待更多变化

  14日,在0号标地的渔政管理处的帐篷里,抚远县的田县长一直守候在这里。这次回归,对田县长来说,是一个美好的期待。

  先前,传出黑瞎子岛回归后的种种开发与规划的消息,早在2004年11月,佳木斯市专门成立了“抚远三角洲开发建设筹备委员会”,2006年, 北大经济管理学院接受委托,对“抚远三角洲”未来的开发利用进行可行性论证。2006年末,佳木斯政府机构在北京召开了小型研讨会,专门研究黑瞎子岛的开 发前景。包括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所所长宋魁也提出将黑瞎子岛开发成为自由贸易区和旅游区等规划。

  抚远县外事办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黑龙江省有关部门已经就抚远三角洲开发建设问题专题向国家有关部门写出申请报告,希望将黑瞎子岛建成“最大的中俄互市贸易区”。据介绍,佳木斯市曾经专门邀请专家研讨方案,准备与哈巴边疆区政府联手合作,具体实施贸易区的规划建设。

  “这对于抚远,对于黑龙江,都是很大的一个机会。”抚远县外事办的工作人员如此评价。

  对此,焦长国也表示赞同。“这样我们卖货给俄罗斯就更方便了嘛,”他说,“但最好还是要注意保护环境,那上面的确很漂亮。”

  另一方面,俄罗斯方面对黑瞎子岛开发也很积极。该岛未回归前隶属的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市边疆区行政长官维克托伊沙耶夫曾建议,在大乌苏里岛(即 黑瞎子岛)兴建经贸区,以便在那里发展贸易。俄罗斯远东市场科研所学者也正在研讨“哈尔滨-大乌苏里岛-瓦尼诺”国际高速公路方案。

  然而,从2007年起,抚远县政府对黑瞎子岛的规划问题变得很低调,原因只有一个,很多项目等待国家的批准,黑瞎子岛的开发不是抚远县所能决定的。

  在小河子村白四爷庙附近,记者看到“抚远县莽吉塔港及工业园区示意图”立在江边,示意图显示“工业园区”占地300万平方米,建设投资5.3亿 元,总体功能是港口、仓储物流、进出口产品加工区、铁路客货运输区等等。据了解,这可能是应黑瞎子岛回归蕴生的抚远县开发的第一个大手笔。

  据了解,今年,俄罗斯刚刚启动的“东部大开发”战略,恰与中国“振兴东北”战略不谋而合。有关专家认为,这种默契对黑瞎子岛未来的发展是则利好消息。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姚忆江,曹筠武,特约撰稿 仰慕 发自抚远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