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blog : 9th media

新媒体创意工场 Socal Engage & Digital Marketing

 
 
 

日志

 
 

看好中国智库  

2009-04-17 17:0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好中国智库 - liblog - Liblog 第九传媒博客


  国家的发展和竞争首先是战略和智慧的竞争。如果说政府是国家决策的大脑,那么“智库”则常常被称为政府的“外脑”。可以说,一个国家智库的繁荣和成熟程 度,是其竞争力的重要标志,也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国家长远的发展前途。近日,本报记者走进了中美一些智库,进行了一番体验和比较。中国智库可以向美国智库 学习的,更多的恐怕是在微观的管理和运作模式上。

    初春的美国首都华盛顿,满树的樱花正在马萨诸塞大街1779号的大门前烂漫地盛开。记者走进这座朴素的六层小楼,探访在里面智库工作的一位朋友。大堂的警 卫只是简单的询问了一下,便让记者进入了略显窄小的走廊。在电梯间的墙上,记者看到了坐落在这座小楼中一些赫赫有名的名字:卡耐基和平基金会、亚洲基金 会,外交关系委员会,世界安全研究所,《外交政策》杂志社,还有其他十多个大大小小的智库和出版机构。

    很难想象,这些在美国外交界和政治思想界如雷贯耳的智库,有时影响千千万万人的外交政策或许最初就从这里诞生,却拥挤地装在如此不起眼的一个小楼之中。

美智库大多“赔钱赚吆喝”

    这就是华盛顿智库的风格。在楼下马萨诸塞大街这段短短的街区附近,集中了上百家各色各样的智库机构。这些智库大的有数百人,研究方向是政治、经济、军事、 文化无所不包,政治影响力也难以估量。比如,三月初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访问华府时专程前往发表演讲的“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就在几百米之外。 而大名鼎鼎的“传统基金会”、“布鲁金斯学会”也都是近邻。当然,这里也有许多小型智库甚至微型智库。记者的一位日本朋友就在一个“超迷你”智库工作。该 智库专门关注日本贸易问题,连老板加员工一共三个人,其中还包括一名实习生。

    华盛顿的智库不管大与小、综合与专业,都以类似的方式运作,也以各自的渠道影响着美国的内外政策。一般来说,美国最典型的智库都是民间性质的,由私人出资 筹办,是以政策研究为主业的非营利性机构。换句话说,大多数智库的运作模式就是“赔钱赚吆喝”,私人公司或者基金会投入巨资资助学术研究,其目的就是“达 声于上”,同时为社会提供高质量的知识产品。当然,也有少数智库如著名的兰德公司,因其超强的研究能力和声誉,可以通过售卖研究成果来赚钱自给,甚至创造 了一种特殊的公共政策咨询的商业模式。


保持影响力的秘诀

    美国智库的主要工作是对某项政策问题提出观点和建议。至于这些建议政府是否接纳,就要看各家智库各显神通了。通常来说,大型智库都会通过公开发表报告、联 络大众媒体、引导公共舆论来间接影响政府决策。可是,最直接、最有效、也是最常采用的方式,却往往是私人的、秘密的、非正式的。

    智库学者会与政府官员建立紧密的私人关系,政府官员也喜欢依赖智库提供专业支持。比如美国国务院的外交官员每次访华前,都会到几家大型智库的中国研究单位去征询意见,收集信息。各类结合智库学者和政府官员的内部研讨会,更是几乎天天都有,想参加都排不过来。

    最引人注目的是,许多智库为了加强与政府的联系,都倾向于吸纳一些前政府官员加入研究团队。像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奥尔布赖特、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 斯基等等,退休后都到智库工作过。而如今华盛顿关于中国问题的智库中,也有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前美国驻台北办事处处长包道格、前任美国驻华大使芮效 俭、克林顿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特别助理李侃如……

    在美国的两党选举制度下,许多政府官员因为政府换届、党派权力转移而暂时离职,往往会选择到智库工作;在新一轮权力交替之后,他们常常又会再次被政府启 用。比如现任美国财长盖特纳就曾从财政部副部长任上离职,短期到美国外交学会从事研究工作。智库成为美国政治“旋转门”的重要一角。

中国智库并非一无是处

    比起美国智库的声势显赫,中国智库的影响力似乎明显占下风。甚至有比较极端的观点认为,中国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严格意义上的独立智库力量。政府机关对于自身 决策机制和内部研究机构过于依赖,将大学和其他非政府研究机构的声音隔绝在外;而官方智库在资金和人才上依赖政府资助,往往迎合部门利益,无法发出独立的 声音。知识界与决策层的脱节,智库学术研究缺乏独立性,这两项缺陷使中国政府的“外脑”被贴上了发育不良的标签。

    其实,这样的标签未免有些过时。经过多年的快速发展,如今的中国智库已经建立起了庞大的网络和丰富的层次。既有中国社科院这样门类齐全、人员众多、资源丰 富的巨型智库,也有北京思源社会科学研究中心这样天天面临生存危机的民间智库;既有军事科学院这样纪律严明的军事决策咨询部门,也有洛克菲勒中国研究发展 中心这样完全由外资独立运营的研究机构。著名的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就是依靠福特基金会投资建立的。中心的创始人林毅夫现在已经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 济学家,到全球层次上为全球政治治理提供智力支持。就连一些私人出资资助的小型专业性智库,近两年来也出现萌芽。记者数年前就曾经在北京一家私人出资的微 型智库参加过工作。这样的智库上有通向政治决策层的私人渠道,下有与学术界和媒体界的联系网络,不就是美国绝大多数小型智库的运作方式吗?ww

其实,美国智库的特殊模式建立在相当特殊的政治土壤之上。要建立强大、独立的民间智库力量,就必须有巨大的私募基金会和 民间资本愿意资助智力创造和研究工作,这种条件与美国“小政府大社会”的根本政治理念是联系在一起的。所以美国民间智库如此发达,在全世界都是绝无仅有 的。欧、日等发达国家的智库结构则反而与中国的相接近。而智库和政界之间的“旋转门”,则是美国的两党选举制、总统任命官员制、利益集团游说制等特殊政治 制度的产物,跟中国的基本国情也有根本性的不同。

    中国智库可以向美国智库学习的,更多的恐怕是在微观的管理和运作模式上。比如财务模式。智库作为非营利性机构,资金管理是其成功运作的关键所在。美国智库 的资金都有专业的金融和财务人才来运作,采用基金管理的模式,“借鸡生蛋、卖蛋为生”。而中国大多数智库还是传统的拨款模式,不注重资本经营,有时甚至 “杀鸡取卵”、“竭泽而渔”。

    还有公共关系模式。美国智库很注重利用大众媒体,也很注重塑造话题、把握话语主动权。比如同样是“人权”话题,美国智库学者制造了一整套从理论到实践的话 语体系,把全世界学者都牵着鼻子走;有了重大的国际突发事件,美国智库也往往反应迅速、密切结合大众媒体、引导社会舆论。随着中国的舆论环境越来越开放, 思想的争鸣越来越活跃,中国智库的当务之急,恐怕正是学会如何在大众政治、信息全球化的时代里生存、竞争和发展。(来源:星岛)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