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blog : 9th media

新媒体创意工场 Socal Engage & Digital Marketing

 
 
 

日志

 
 

人肉搜索违法?公器与正义的辩证  

2009-08-12 19:1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些“肉搜”案例中,网友们以“道德捍卫者”的形象出现。有网友认为:“当法律不方便时,人肉搜索是最好的道德武器,有助于提高社会公德,维护操守;同时各地网友联动,全社会监督,使道德谴责可视。”apV >

但是作为网络,能否承担起正义和公义的责任却值得商榷。当商业渗透到网络,没有会分清对错是非。中国人的劣根性和中国所有优秀的品质都在网络这样的一个舞台上展露无遗。

http://www.ce.cn/cysc/tech/07hlw/guonei/200807/02/W020080702279143632450.jpg



http://www.xinwenren.com/uploadfile/news/uploadfile/200809/20080922021537913.jpg

将于10月1日正式实施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规定,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利用计算机信息系统非法截取、篡改、删除他人电子 邮件或者其他数据资料,不得擅自公开他人的信息资料,违反者将对个人处以5000元以下罚款,对单位处以5000元至15000元的罚款。

《人民日报》报道,《条例》还规定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和联网单位不得侵犯用户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不得公开、泄露用户注册信息等。

网络的一篇文章说,在“人肉搜索”出现之后,人们对互联网“因为虚拟所以安全”的印象被完全颠覆。在“人肉搜索”面前,一切变得那么“赤裸裸”。从网络虐猫到“铜须门”,再 到“辽宁女事件”……“人肉搜索”显示出来的人海侦查战术,其威力让人惊悸。遭到“肉搏”的对象,一个个于现实中被“葬送”。于是“反对网络暴力第一案” 诞生了。apV >
apV >
这一为宣扬道德正义而发展壮大的事物,如今却要接受道德和法律的双重审判。这一切可以留给法学家和律师们去讨论。

但是宁夏省级政府的立法,却让人不得不反思这样一个问题:作为自由表达的工具和平台,互联网越来越受到种种限制。政府立法的公器和网民的朴素正义之间,需要某种平衡。

而更让人思考的是,关于公器的私用甚至滥用。从“跨省”到“人肉收索违法“,网络世界和传统秩序之间正在需要新的控制和平衡。


“人肉搜索”最早出自于猫扑论坛,是一种人工参与的信息搜索机制。就是利用现代信息科技,变传统的网络信息搜索为人找人、人问人的网络社区活动,达到一人 提问八方回应的效果。论坛中,经常会有人询问这样那样的问题,或求人帮忙查找一些资料、文章,或者一首歌。求助的人往往会用猫扑上一种叫做Mp的虚拟货 币,悬赏帮助其获取答案的人,也因此出现了大量追求Mp的“赏金猎人”。apV >


人们真正感受到“人肉搜索”的强大力量,应该得自于发生在2006年的“虐猫事件”。该事件堪称人肉搜索的经典案例。


apV > 

http://www.yn.xinhuanet.com/forum/2006-03/03/xin_010303031322843057529.jpg

虐猫事件之后,“人肉搜索”逐渐从先前的戏谑、娱乐,发展成为人们“道德捍卫”、“惩恶扬善”的工具。一旦成为“人肉”的对象,与其相关的信息,姓名、年 龄、电话、工作单位、家庭住址均不再成为秘密,甚至其亲属也不能幸免。人们目睹了相继发生的一桩桩“人肉”事件对现实社会的真实改写。apV >
apV >
2006 年4月12日深夜,一个名为“锋刃透骨寒”的网友发帖称,自己的妻子与网名为“铜须”的男人发生了一夜情。随后,“铜须”成为“人肉”的目标,其真实姓 名、电话、学校、求职简历等个人信息被公知于众。之后的一段时间,正在上大四的“铜须”成为学校的“名人”,他只能躲在家里,不敢回校,也不敢见朋友,每 天还要接上无数个骚扰电话。apV >
apV >
去年年底,北京一名13岁学生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一些网页“很黄很暴力”。没想到就因为这五个字,使她成为“肉搜”的对象。此后,关于她的视频、图片、恶搞漫画、帖子开始在互联网上泛滥。apV >
apV > 


今 年四川地震发生后,一名辽宁女子因在全国哀悼日期间玩不了网络游戏,在视频里辱骂四川地震长达4分40秒。从视频发出后,“人肉引擎”再次发威。不到半个 小时,网友就查出该女子的姓名、年龄、家庭住址、身份证号,其父母亲属的信息也被公布到网上。当天,沈阳市公安局根据网上提供的资料,在一家网吧将该女子 抓获并拘留。apV >
apV >
四川地震发生后,重庆某学院大三女生“Die豹”(网名)因在网上发表“第一次在重庆本地感受到地震,很舒坦”等言论,被网民指责“没人性”,其个人资料被“人肉搜索”后,她被迫选择休学。apV > 


2006 年2月26日,网民“碎玻璃渣子”在网上公布了一组虐猫视频截图:一名时髦女子用漂亮高跟鞋踩踏一只小猫,直至将其脑袋踩爆。很快,愤怒的网友将虐猫女的 头像制成了“宇宙A级通缉令”。不到6天,虐猫地点、虐猫录像制作、传播的组织者之一郭某、踩猫女王某、进行虐猫录像拍摄贩卖活动的李某,即被网友从茫茫 人海中如剥茧抽丝般揪了出来。apV >
apV >
事件曝光后,李某和王某分别在网上贴出检讨书,王某离开了其工作的萝北县医院,李某也因此事丢掉了萝北电视台编辑部主任的职务,而郭某由于照片、车牌号等个人信息被网友曝光,生活被彻底改变。



争论apV >
apV >
正方:apV >
apV >
人肉搜索是最好的道德武器
apV >
apV >
在这些“肉搜”案例中,网友们以“道德捍卫者”的形象出现。有网友认为:“当法律不方便时,人肉搜索是最好的道德武器,有助于提高社会公德,维护操守;同时各地网友联动,全社会监督,使道德谴责可视。”apV >
apV >
不少人认为,“人肉搜索”有积极的意义。在“华南虎事件”中,正是因为网友对事实真相的孜孜追求,才打得假老虎“现形”。地震中,“人肉引擎”也帮助许多心急如焚的家属找到了失散的亲人。apV >
apV >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赵晓力认为,如今互联网已成为中国公民实现言论自由非常重要、有效、快捷的方式。从国家政策层面看,政府对人民通过网络表达对社会问题、公共问题和道德问题的看法,持支持、鼓励的态度。互联网上的言论自由应该得到充分的保护。apV >
apV >
反方:apV >
apV >
人肉搜索将导致人人自危
apV >
apV >
另一面上,很多人认为,在多数案例中,网友的某些行为已突破了道德和法律的边缘,演化成为“网络暴力”。apV >
apV >
中 华全国律师协会信息网络与高新技术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董永森认为,在现实社会中,人们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但是,由于网络的虚拟性,人们匿名在互联网上行 使言论自由的同时,却不受对自己的言行承担责任的约束,因此才出现不顾他人感受、超出道德底线的对他人隐私、名誉的侵犯以及不负责任的批评、谩骂,甚至威 胁和人身攻击。从这一点上,网络道德标准和现实社会的道德标准其实是有区别的,存在“不对等”的现象。apV >
apV >
董永森表示,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一旦在网上形成风气,很可能会造成人人自危的局面,这对互联网的发展也是不利的。apV >
apV >
董 永森认为,其实有相当一部分网民的言行,并非基于公平正义的道德理念,而是出于窥探他人隐私,或通过某一事件使自己内心积蓄的生活压力和对社会的不满得以 宣泄。他们通过发布追杀令、曝光令等行为,实现自我发泄的目的。原本正常的争议和批评就有可能演化为言论暴力和道德审判,结果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apV >
apV >
有网友评论称,以暴制暴,只是打着正义的幌子来发泄讨伐者个人的情绪,是不理智的行为。对于道德层面的问题,我们没有资格充当“道德卫士”,进行道德审判。同时也有评论者提出了这样的疑问:“网法”难道大于“王法”?apV >
apV >
探讨




apV > apV >

“肉搜”如何掌握度?apV >
apV >
对于互联网这一新生事物,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什么才是适当的“度”?是应该用法律来规制,还是应该用道德来约束?apV >
apV >
网站监管义务有多大?apV >
apV >
对 于网民的言行,网站应如何承担监管义务?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赵晓力表示,网站对于网络内容的监管义务法律规定得很清楚,仅限于事后审查,即对已经发布的 信息如发现违法内容或者经权利人主张侵权,网站应及时删除并记录发帖时间等相关信息,以供查处。从保护互联网言论自由的角度考虑,不应让网站承担不应该也 无法承担的言论监管义务。apV >
apV >
隐私权保护何时能够立法?apV >
apV >
网友通过“人肉搜索”,将某人的姓名、性别、家庭住址、电话号码、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公布于网络,是否构成隐私权的侵犯?apV >
apV >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信息网络与高新技术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董永森表示,虽然我国司法实践中已将“侵犯隐私权”作为了一个独立案由,但我国立法尚未就“隐私权”的概念作出明确定义。《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中规定的“九不准”,也未涉及个人隐私的内容。apV >
apV >
董永森认为,像个人的电话号码、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等信息应该属于个人隐私的范畴,但构成个人隐私和法律上构成隐私侵权却是不同的。司法实践中,判断一行为是否构成法律上的隐私侵权,要看是否符合侵权的基本要件,包括侵权行为、损害结果、因果关系、主观故意。apV >
apV >
即便能够确定某些行为已构成隐私侵权,可侵害往往并非某几个人的行为就能造成,正因为“肉搜”是一种人海战术,才足以形成“网络暴力”。因此在这种清况下,如何确定侵权主体也是法律的一大难题。apV >
apV >
董永森认为,目前完善隐私权立法还是非常必要的。从法律上明确隐私的范畴,至少能够对公众的行为起到引导作用。apV >
apV >
信息“滥用”如何规制?apV >
apV >
北京邮电大学网络法律研究专家刘德良教授认为,像电话号码、工作地址、家庭住址等具有通讯作用的个人信息,本身就要用于交流,将这些信息予以公布,并不能构成对隐私权的侵害。他认为,对于隐私权应该做“狭义的界定”,即“一经公布即会有伤害”的个人信息。apV >
apV >
刘德良表示,当事人权利的受损,往往并非是由个人信息的“公布”行为本身造成的,更多是因公布之后信息被人“滥用”所致。因此,立法重点应当是对信息“滥用”行为的有效规制上。apV >
apV >
法律滞后是否道德先行?apV >
apV >
“ 当一个新生事物出现的时候,法律往往是滞后的。在法律没有出台之前,或者在法律不能处理的情况下,我们往往需要通过社会的道德标准来约束个人行为。”董永 森表示,目前最有效的解决途径,是经过讨论形成一种共识,在互联网上建立一个真正体现社会公平正义的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这对互联网的发展是有利的,对网 民自身也是有利的。apV >
apV >
该不该实行有限实名制?apV >
apV >
是否应实行网络实名制,有人赞同,但更多的人表示反对。一种观点认为,互联网应实行有限实名制,即前台和后台分开,前台匿名,后台实名。


参考:

人肉搜索极易出现网络暴力 "正规军"怎捍卫道德?

在搜索引擎的排名中,可能有人会说是百度、Google,但事实上,最强大的搜索引擎是“人肉搜索”。以往“人肉搜索”一直处于分散作战状态,近日 有网站论坛发出“人肉搜索”的招聘信息,要成立“正规军”。有专家认为,作为道德捍卫者的“人肉搜索”,在法规缺失的情况下,很难避免不侵犯他人的隐私权 和名誉权。那么,这批“人肉搜索”的“正规军”是否就能让搜索有组织且有纪律地进行?

招聘“正规军”

意欲最大限度保护隐私

上周,最早开始“人肉搜索”的猫扑网论坛正式招聘“人肉搜索”,他们称为“赏金猎人”,他们认为有组织的“人肉引擎”将能最大限度地维护他人隐私。 其实,谷歌早已经开始招募“人肉搜索”,第一期工程拟招募人肉搜索志愿者2500万名,以使它成为亚太地区最大的人肉搜索引擎。

目前,“人肉搜索”真的已经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猫扑自不必说,百度知道、新浪爱问、优库网、谷歌、天涯来吧等都有强大的“人肉搜索”功能。关于猫 扑网人肉搜索论坛的招聘公告,发起人表示,有这样的公告,是源于目前“人肉搜索”中的一些问题。他认为,现在人肉搜索圈子有点偏离,很多都是搜索美女这类 的帖子,如果能将“人肉”组织起来,大家共同遵守一个规定,搜索就会变得纯净许多。但他坦率承认,即便是出了公约,也需要大家自觉遵守,因为不可能有什么 措施去惩罚。

据了解,“人肉搜索”们来自各行各业,各有特长,有人人脉广,有人看照片专业,根据线索,每人都有不同分工。但“业内人士”认为,这一行需要的是合作精神和专业的分析技术。

赏虚拟货币

年轻人乐做“人肉搜索”

据了解,“人肉搜索”的赏金猎人年龄多在23岁至25岁之间,他们都有本职工作,除了找人的乐趣之外,激发他们的最大动力,就是猫扑网上的虚拟货币 猫币(MP)。赏金猎人是以挣得网上虚拟货币为目标执行人肉搜索任务的,虽然他们的报酬只是在网络上才能使用的虚拟货币,但招聘方仍然坚信,通过即将拟定 的公约,有组织的赏金猎人将可以形成。

据记者了解,不少网友对“人肉搜索”十分热衷,但是也存在不少疑惑。人肉搜索的执行者“赏金猎人”散落天南地北,本身就不喜欢受约束。“你又不发工 资,凭什么给你管?人肉搜索网站多了,我们又不为一家服务。”几名“赏金猎人”告诉记者。更重要的是,记者在网上发现,现在网友的悬赏有些已不再是MP, 很多都许以现金。在这种对比下,真正的“赏金猎人”何去何从,应该不是一个值得思考的 问题。

“人肉”

心声

做搜索很忙很快乐

BT wolf在一家外企做网管已经三年,每天的工作就是泡在网上,“我做了多长时间网管,就已经做了多长时间的‘人肉搜索’。”

已经是22时过后,BT wolf还在天涯、猫扑、Google等网上游荡,记者注意到,除了不时发问和浏览结果,而在他QQ群里,除了好友的分类,基本是按省市的地理位置来划 分。“这是‘人肉搜索’最基本的要求。”BT wolf告诉记者,他曾经参与过“艳照门”、“华南虎”、“沈阳视频女”等大事件的“人肉搜索”,而寻人是他做得最多的搜索。“基本是人找人、人问人、人 挖人、人查人的互动查询。”

“最重要的是成就感,那种快乐你无法体会。”BT wolf说,“就像现在查找的这个骗子,他肯定不止骗了一个人,现在还有网友陆续在向我提供骗人者线索。我们不为别的,就为了正义。抓住一个骗子,使他得到应有的惩罚,这就是我干‘人肉搜索’最大的快乐。”

“人肉”

心声

网友愿成“赏金猎人”

网友小7表示:“我会成为‘赏金猎人’,在这个领域里,你会发现每个人都是福尔摩斯,从一个邮件地址、室内外景都能找到线索。这个过程很有趣的。”

Smile说:“其实人肉搜索只是把社会道德谴责上升到一个更大的面和更高的高度上来。从前谁喜欢顺手牵羊,甚至打牌输了赖账之类的,在他周围的社 会群体中也会受到类似的惩罚,网络只是把这种影响力放大了而已。而从前那个惩罚对象的周围人群也会知道他的名字、工作单位等,是不是也构成侵权了呢?”

网友“吾之荣誉即忠诚 ”表示,猫扑也曾招聘过“猫猫特别行动队”队员,待遇是每月根据工作量,享受2万~4万的MP奖励,年底或特殊重大节日,均享受5位数以上的MP红包奖励。“这太少,不足以吸引人,我一天顶贴都达到5万MP。”

近八成被调查者认为

应规范“人肉搜索”

人肉搜索一边成为网友热捧的方式,但也不可避免地触及到泄密、侵犯隐私等问题。据中国青年报消息,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对2491名公众的一项调 查显示,近五成(47.3%)公众认为人肉搜索是不是网络暴力要“视情况而定”,近八成(79.9%)被调查者认为应该更好地规范人肉搜索。

另一方面,如何辨别“人肉搜索”的真实性也值得人们去思考。像2007年底,北京一名13岁在校女生张某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上次我上网查资料, 突然弹出来一个网页,很黄很暴力,我赶紧把它给关了。”很快,关于张某的《很黄很暴力》的帖子出现在网上,随后,视频、图片、漫画、恶搞相继上网。这还算 真有其事,但绵竹团市委书记范晓华就特别冤枉。由于一则“有人在绵阳五一广场搭建救灾专用帐篷并恶意伤人”的网络传言,人肉搜索立即发动,查找肇事者“范 小华”。但这次“人肉搜索”发生了偏差,结果,团委书记范晓华的一切曝光于网上,甚至连8岁女儿是领养的隐私也被人公布,每天受到数不尽的骚扰和谩骂,最 后不得不动用官方途径辟谣。

网友

观点

发错“通缉令”后果严重

不可否认的是,“人肉搜索”充分体现了“团结就是力量”,但“人肉搜索”也被称为最恐怖的社会搜索。“一旦‘网络通缉令’发错,后果严重,而且发起 者也不能掌控事情发展的结果。”BT wolf告诉记者,“‘很黄很暴力’事件的13岁女学生不该承受那么大的压力,绵竹团市委书记范晓华也是误伤的结果。”网友zch11230表示,人肉搜 索的力量越来越大,不过好像有些人是利用了这种力量,好事也有,坏事也不少呀,不少不明真相的一看贴就呀呀的吼。言下之意,极易出现网络暴力。

网友“欲望的游离”表示,人肉搜索的发动应该谨慎,而且必须要谨慎,在事情经过有没有弄清,当事人的做法在事实上是否已经超越了社会大众的道德接受能力,不然一有不慎,好心就能做错事,道义捍卫者就成了罪犯。

专家

视点

“人肉搜索”很难有组织

女白领“死亡博客”的官司现在还在进行中,对于网友和网站的侵权行为,法院还没有最后给出答案。但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表示,我们现在有60多部规范互联网的法律,已初具规模,也有待进一步完善。但侵权的行为还是在不断发生。

清华大学网络行为研究所副所长李旭也承认,我们的网络法律规范还存在不少问题,还无法达到“依法治网”的要求。其个人观点就是对于可能侵犯他人隐私的人肉搜索,主要还是要依靠法律和社区本身的准则规范来加以约束和引导。

虽然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猫扑和Google开始招聘“人肉搜索”“正规军”,希望给予一些规范。但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处于游离状态的“人肉 搜索”者很难做到有组织有纪律,他们以大多数网民的好恶为是否发出“通缉令”的根本。而竞争激烈的“人肉搜索引擎”网站,为了吸引眼球和提高点击率,则大 多会抱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心态,无法真正杜绝侵权甚至网络暴力的出现。

apV >



  评论这张
 
阅读(60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